字体

第五十九章 往昔

#87wx.net
(19-)
  020202云梦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恨云川龙的。

  她还记得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虽说没有像别的小女孩儿一样被爸爸捧在手心里,但也能感到云川龙对她的纵容和相处中表现出的淡淡温情。云川龙会给她买好玩的玩具和洋娃娃,会在早上放低声音叫她起床,晚上给她收拾好书包以防她丢三落四。

  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云川龙真的是一个好爸爸。

  但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是她逆反期和云川龙大吵了一架?是她拽着妈妈的胳膊眼神中充满敌意地看着他并对他说你不配当我爸爸?还是……?

  云梦躺在床上想着刚刚和云泽的对话,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要说她恨云川龙,是真的,因为他抛妻弃子,不仅害死了她的母亲,还从此对她不管不顾。但是云梦还是爱他,毕竟云川龙是她的父亲,曾经以家人的身份疼过她爱过她,记忆里儿时的那份温暖不是作假的。

  她还记得母亲去世后,云川龙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即便是火化他都没有去看过一眼。

  而当继母带着她女儿住在家里时,她任性妄为各种捉弄她所谓的“继姐”,只是想要得到云川龙的一点点关注时,却听到了他一句嘲讽:“和你那个死了的妈一样,不知分寸。”

  云梦最讨厌的就是“不知分寸”这几个字。

  她曾经想过,如果当时云川龙没有婚外出轨,没有在母亲自杀后理直气壮地直接将小三带进家里,那现在她的家庭不说幸福圆满,至少不是如今的支离破碎。

  ……

  说起来云梦的母亲胡杏儿那可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由于性格原因还被人称作是母老虎。但因为长相明艳所以也追求者众多,云川龙就是其中之一。

  胡杏儿当初非常骄傲,总是让人觉得她什么都不在意。

  当时她笑着似不在意提出两人结婚后的约定:如果一方出轨,另一方则可以索要家产的百分之六十然后提出离婚。因为那时两个人有感情基础,所以云川龙便只将它当做一个情趣,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

  云川龙喜欢胡杏儿的大气和热情奔放。

  他印象里胡杏儿就是一朵娇艳多刺的火红色玫瑰花,气味芬芳婀娜,极具美丽和诱惑,就算脾气有些不好带点刺儿这些毛病都可以被谅解。毕竟火辣的美人都个性分明,带点刺儿并不算什么,打打闹闹地反倒算是情趣。

  那时候,云川龙和胡杏儿可谓是爱的轰轰烈烈,方圆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胡杏儿也就成了那时年轻女性中最好命的代表。

  但故事的结局并不像传统的无脑情爱小说一般,你爱我我爱你然后就会誓死不背叛,地老天荒。

  云川龙经历了最初和胡杏儿打打闹闹的生活,领教了她婚后的性情大变,忍受了她越来越多的猜忌和疑心后,他终于开始不耐烦了起来,从刚开始的好言哄着到慢慢恶化到了一言不发,再后来却变成了冷言冷语,横眉冷对。

  过于强烈的情感如同枷锁,成为了他的深深重负。

  相比胡搅蛮缠的胡杏儿,云川龙开始慢慢变得开始喜欢小家碧玉一样温润的女子来。

  就像《红玫瑰与白玫瑰》中所说,“也许每一个男人都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色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云川龙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他一面喜欢着胡杏儿的火热与娇纵迷人,一面又迷恋起新欢的知性和识大体。

  谁知这件事却被胡杏儿听说了,她就像是一下被点着了火药桶,长久的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之前的冷落和不耐烦其实没有让胡杏儿失去对云川龙的信任,本能地,胡杏儿先是怀疑,后来证实了传言后气愤惊惧得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当初对她信誓旦旦的人现在竟然会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当初变着法儿哄自己的男人现在却完全无视她,她没想到这些年的夫妻情谊居然成了一个笑话!为此她整日发火儿,变着法儿地跟踪云川,纠缠他。

  在发现自己不依不饶、撒泼打滚,以生命威胁云川龙离开他那个所谓“白月光”都没有成效后,胡杏儿更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丢了脸面抛了名声,直接跑到那人小区楼下破口大骂,即使被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也不管不顾。

  但此时的云川龙已经对胡杏儿真正失去耐心,那是他第一次对曾经的感情产生怀疑:他对胡杏儿是不是真的爱?胡杏儿到底是在图谋他的家产还是另有目的?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像砍不尽的蔓藤一样源源不断地冒头成长起来。自己不耐烦的情绪和胡杏儿的无理取闹,再加上双方的不信任,这种想法便在云川龙心根深蒂固。

  他甚至怀疑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不是被灌了迷魂汤,怎么能看上这样一个蛮不讲理,口吐脏话的泼妇。他不再和胡杏儿争吵,行动上也冷落这个令他生厌的妻子,开始越来越不着家。

  胡杏儿终于被逼到了极点,她拿着刀比着自己的脖子冷眼看着云川龙,让他在她和那个不清不楚的野女人之中选一个。

  她自信地以为云川龙最爱的始终是自己,只要他做出选择,她便会改变态度,这场闹剧很快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