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二十四章镇压地火身化梧桐

#87wx.net
(30+)
  “幸有合沙灵符之力,真火已然引入地肺,最大的劫难已过,后续的小灾咱们已经可以应付。”望着这道光柱,商祝舒了一口气说道;
  “你且放心,这合沙奇书本就是我派镇教天书,书上的经文符箓,秘法神通,一切尽在我心,待你我将这大灾平定,必定倾囊而授!”
  话音未落,猛听岭后砰的一声,连忙飞身查看时,岭后山脚下又陷了一个大洞,四五股灰白色的火气咝咝怒啸,正往上空激射,离穴三五丈,迎风化为火焰。
  “道兄,这是什么情况?莫要激动,我护得了一处,护不了两处。”
  岭上原有紫光封禁,四方山峦有许仕林镇压,只是为了留早岭脊一个入口往外宣泄。火势本应向上,怎会由地底开出枝杈,再行破土而出?
  “有一股力量,趁我不备,沟通地底真火,意图在其他方向扩散爆发,想坑死你我。商老鬼,让我打人可以,但这种操控地下五行之力的本事,我差你太远。你所镇压的火山口.交给我来防护,那偷袭暗算的小贼,你且去解决了他。”
  商祝脸色一变,幸好山岭后面一带的石土深厚,那火只是贼人暗中行法,由地底穿通,勾引而来,不如正面猛烈,又是初发,还可勉力堵住。忙即运用五行真气,手腕儿一扬,一团碗大黄气飞射下去,落在新焰火口以内,立即暴长丈许,将口堵住,虽未爆发,因是事出仓猝,急于应变,心神一分,晃眼工夫,正穴火柱又将压顶黄光冲上去二十多丈。只有头上浓烟还是黑色,下余四五十丈已全变为烈火。
  环着火口的山石泥土早已熔化成浆,仗着紫光强禁,虽未溃裂,无如里外交熔,仅剩薄薄一层岭皮,稍有缝隙,或是行法人一个主持不住,立成滔天巨祸。似此全神贯注犹恐照顾不周,哪里禁得起岭后又有溃洞。
  如今正穴火势渐难遏制,火口已开,如再用合沙灵符之力将其封闭,火由地行,由远而近逐渐燃烧,千百里内悉成火海,其害更烈。火中杂有地肺余火和无量数的石油,不是寻常法术和水所能熄灭。不由得心中大怒。
  “道兄,你剑术无双,杀伐惊人,我这里还能镇得住,你且去斩了那厮,再来助我,一应因果气数,皆由我来承担。”
  “好,且看我去去就来!”许仕林冷声说道;
  话说那林中潜伏的敌人名叫畅吉,与终南三煞师徒积仇甚深,独自一人隐居本山多年,今早未曾出门,老远便望见朱缺驾驭白光遁走,又被许仕林追回斩碎。但见全岭俱是彩烟笼罩,耳听地底风雷之声,知火山行即爆发,连忙隐身近前窥探。
  看到商、朱二仇同门火并,看到许仕林斩草除根辣手摧元神,
  不惜天打雷劈,不禁又惊又恨。知道仇人厉害,身边更有强狠人相伴,恐怕难于取胜,岭上神光笼罩,无法破坏,四维却是用真气镇压,漏洞不小。知二人被这大灾拖住身形,纵使有十成的修为也尽数用在救灾之上,立即想好计策,暗下毒手:用法宝由坡前开通几处地道,通向岭腹,将火引出爆发,一旦爆发,千里化作火域。其中滔天业力加持在商祝身上,足够让他一教满门俱灭。心中大仇自然也就报了。
  刚刚开了一个小洞,便被真气堵住。畅吉嫌这样开法火力大小,正在另打主意,因火势太猛,开穴时若稍一不慎,不特易被敌人发觉,自身还难免波及,准备先把穴道开至与火邻近之处,再退回去施展法术,一一穿通,尚未作为,便见一人出现在畅吉背后三尺之处,一剑斩出,直接取了项上头颅。
  许仕林提了那头颅,正待要越岭而过,忽听轰隆一声巨震,岭头火口崩裂,烈火暴发,千百丈火焰黑气冲霄直上,爆炸之声响成一片。当时山摇地动,狂风大作,红光映着云霞,热气薰灼,直冲霄汉,火势之大,从未见过。
  幸好近岭一带鸟兽本就不多,鸟兽虫鱼之类,对天地异动天生警惕,当时朱缺行法勾动地火之时,早都警觉惊走,及至商祝开了火口,火势越来越大,地底震动之声越猛,除了虫蚁等小生物无法逃远外,凡是能飞能走的生物,受不住那火烟熏的,全都逃窜出百余里外,一个也看不见。
  许仕林提着头颅由火侧绕飞过去一看,只见岭上紫光已敛,岭脊正面穴口崩陷了顷许地面,烈焰夺口上涌,势绝猛烈。山石被火熔为岩浆,颜色通红,恰似烧化了的铁汁,瀑布一般顺着入口倒挂下来。
  所过之处,无论山石林木,齐齐被烧化成汁,满地淌去,声势骇人至极。再看妖人畅吉及紫玲,不知何往。商祝已离鹤背,独个儿飞身空中,一手发出五行真气射向下面,似想借真气之力,将火汁去路阻住。
  “道兄,巨灾已成,此火又非常大,地底真火汹涌而出,已不是五行之水可以浇灭,你可还有办法?”眼见火口越陷越宽,火势越来越大,身在高空,还是上风,都觉奇热难耐。
  那流出来的火汁,被商祝真气挡住,不能流远,晃眼聚有两丈来深,峰前那一大片盆地全被布满,赤焰熊熊,化为火海。不消片刻,下面地皮也被熔化。
  这地底也蕴藏有石油,聚着聚着,火汁微微往下一沉,下面石油立被引燃,轰的一声巨响,全火海同时爆发,满天空石汁横飞,宛如红雨。
  加上山岭腹本就已经烧空,同时崩塌,两下相连,融为火山,烈焰滔天,比前更大了好几十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