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一十章 议事

#87wx.net
(21-)
猜忌既然无法避免,置身事外终究不是办法,那还不如叫彼此忌惮,或能相安无事。

韩谦态度转变过来,冯缭便与曾在赤山军及左广德军担任营指挥、副都将的窦荣,与韩东虎联络上后,先携带一批钱粮,赶往广德南面的浮玉山北麓山寨,与苏烈等暗中筹备起事的领见面。

韩谦有愿意接见起事领的意愿,苏烈等起事领,自然是想先见到韩谦再商议其他。

韩谦及百余扈随,不宜在茅山滞留的时间太久,最终选择见面的地点,是湖州与广德府相交、位于金钟岭、金鸡岭、悬脚岭三条界岭山东南麓支脉之间的四田墩。

四田墩最早乃是信昌侯李普率卫氏、柳氏等溧水世家宗兵及族人栖身之地。

等到广德军制置府正式设立之后,以信昌侯李普及宣州、京南世阀子弟为主所编的右广德军,主要驻扎在郎溪以西区域与安宁宫叛军对峙,溧水卫氏、柳氏等近两万妇孺,则都迁到更容易就粮的宣城等地逃避战难。

在等收复金陵之后,这些人也基本都迁回溧水县。

在广德军制置府正式设立好之后,由于四田墩的旧有势力被清除最干净,韩谦曾在四田墩及周边的山岭间新设十数乡寨,安置左广德军退下来的将卒及家小,但也 恰是如此,四田墩受世家宗阀的反扑最为厉害。

不仅四田墩的旧田有人拿出旧地契、田契回来侵夺,甚至新开垦坡地梯田以及溪谷里的新田,也有一部分被安吉县强制收回充当公田,仅允许原先的田户租佃耕种,勒令交纳四五倍田税的租赋;同时在四田墩内部所开采的三座煤矿场、一座铁矿场,更是被安吉县强行征收为官产。

在世家反扑最疯狂的时候,整个广德府有近三千户人家田宅被侵夺,其中又有差不多过四分之一集中在四田墩。

这还是直接被侵夺田宅、受迫害的户数。

心存不满、埋藏下反抗火种的人,更是不知凡几。

朝廷以为派陈景舟过来已经缓和了矛盾,却不知道炽烈的岩浆已经在地底沉默的燃烧起来,随时在等候一个更恰当的时机喷出来,摧毁四周的一切。

位于界岭山脉东麓的悬脚岭古驿道,连接润州阳羡及湖州长兴两地的6路通,驿道以东山势依旧绵延不绝,直到延伸到太湖之滨。

地形算是悬脚岭东麓的这片山岭,峰岭谈不上多高,但岭险谷深,地形崎岖,只是当时为了方便收获太湖水域内的鱼虾,补充食物,还是硬生生开辟出几条小道以及五座以渔猎为生的村寨,安置进千余人丁。

韩谦很早就有计划安排一些老卒退出营伍,并非保存实力或者其他什么野心、意图,纯粹是当时十数二十万妇孺要安置下去,需要大量的精壮劳力参与各种重体力活的劳力。

会面的地点,位于其中一座叫丁家沟的村寨里。

韩谦登上村寨后的山峰,翠树浓荫下,露出土壤的山岩是褐红色的,又称赤岩峰,高逾四十余丈的东峰崖直临太湖水。

韩谦站在崖头,眺望浩浩荡荡的太湖水,湖中点点青峰林立,其间又分布一些渔村水寨,有些以捕渔为生,有些为船运为业,但也有一些亦商亦盗,只有大楚立国以来,一直都有加强对近在卧榻之下的太湖盗进行严厉打击,水寨势力不比鄱阳湖里那么疯狂而已。

“韩东虎、苏烈他们过来了。”冯翊带着两名扈卫走过来,跟韩谦说道。

“行,我们过去。”韩谦说道。

这边地方狭窄,站不下太多人,前面林里有一座猎棚,稍加整理,可以用作议事的场地。

韩谦与奚荏、郭荣往前面的林子走过去。

孔熙荣、何柳锋带着人手,负责外围的警戒,冯缭、窦荣二人已经带着韩东虎、苏烈以及其他七名起事领在猎棚前等候。

“大人……”

除韩东、苏烈外,其他七名起事领,皆是从左广德军退下来的武官,看到韩谦,都激动得哽咽起来。

韩谦借婚约之事返回叙州,当时留在广德府的诸多军民,都差不多安排了出路,大规模的梯坡围湖开垦也进行得如火如涂,叙州匠工甚至留到次年的四月才最后一批撤出。

除开随韩谦迁往叙州的数千军民外,留下来的人照道理说已经跟叙州脱离了关系。

然而只要是人,总有依赖性。

特别世家反扑最凶狠的时候,那么多人无辜受株连入狱,惨遭酷刑、或死或残,那么多人安身立命的田宅被夺,迫于当时世家宗兵驻扎左右的禁军精锐,非敢起兵反抗,对朝廷、对世家心存滔天怨恨之时,又何尝没有被叙州抛弃的失落感?

“郭逍、郭全、周柱、林江、林胜……”

在那些从左广德军退下来、选择留在广德府安身落户的武官里,郭逍、周柱等七人,也都是骨干,因此才有可能以他们七人为,与韩东虎、苏烈他们串连,准备起事韩谦对他们都有印象,招呼他们进猎棚坐下来说话,不需要拘于礼数。

这七人满心激动,甚至都有些难以自抑,紧跟着韩谦直进矮小的猎棚,躬着身子,甘愿以这么别扭的姿势站在那里听韩谦训示。

苏烈有些犹豫、迟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